傲畅网游

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资讯 > 鄙视游戏,眼红游戏:阿里纠结的这些年

鄙视游戏,眼红游戏:阿里纠结的这些年

时间:2018-04-05 来源:傲畅网游 作者:aochang 浏览:

 阿里叒要发力游戏业务了。

对市场上的吃瓜群众来说,最鲜明的一个讯号,是今天阿里游戏本周正式宣布代理了《旅行青蛙》,并在国内推出中文版。

而行业这边的新闻是,从上周二开始,关于阿里游戏的新闻就在不断传播,说阿里游戏的业务重心转为了自研,并进行了大规模的行业挖角。传言很多网易杭州的游戏开发大牛都被挖了过去,这倒是挺方便的——网易杭州的总部大楼就在阿里隔壁,如果跳槽的话,上班路线都不用变。

从2013年阿里正式启动游戏业务起,这已不知是第几次阿里发力游戏业务的信号,阿里游戏成功给人一种“一直在努力,从来没入门”的感觉。

比较戏剧性的是,在这次对游戏行业大规模挖角前,两名阿里高管还分别在不同场合diss了游戏。

先是在前几个月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后,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阿里集团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阿里云创学院的开学仪式上说:

在一个不发达的国家,每个人都有大把的时间,去说道,去抒发。时间成本越不值钱的国家,游戏就会越赚钱。在座的各位,大家有时间玩游戏玩一天一夜?因为你们太忙了。而面对游戏得有多强的自制能力?前两天香港有家媒体,说某位官员玩王者荣耀,不结束就不开会。连这种级别都沉迷至此,如何想象孩子们能防沉迷?

腾讯说半条命给了合作伙伴,但腾讯整条命却都是小学生给的。

另外一次发生在被誉为“阿里内部创业典范”的产品“钉钉”的动员会上,钉钉CEO无招说:

腾讯是一家没有使命感和梦想的公司,整天就知道做游戏做游戏,所以大家看看身边的朋友都买谁的股票。

虽说主要是为了diss腾讯吧,但这俩人这几句话实在是无知到了一个程度,连网上的键盘侠都不如,让人连反驳的兴趣都没有。

然而嘴上再怎么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1

阿里高管们对游戏的态度,和马云爸爸一脉相承。

马云第一次公开表示不会做游戏,是在2005年,当时他说:

“2002年如果把所有资金都押在游戏上,过一两年就可以赚钱。但是2002年有一件事儿让我猛然惊醒,有一个亲戚跟我说他晚上和太太玩游戏到夜里三点钟,我又看见我儿子天天回来跟我讲游戏,如果发现所有孩子都在玩游戏的时候,一个国家会怎么样?所以我说阿里巴巴钱再多也不投游戏。我们有我们的想法,所以至今为止我们没有投入一分钱做游戏,别人做我不管,但是我不会做。”

到了2008年,马云说出了那句经典的“饿死也不会做游戏”,当时是这么个语境:

“我通过分析发现了在全世界时间不值钱的国家里游戏是最畅销的。你会发现全世界最先进的游戏国家是哪些?美国、韩国、日本,但是这些国家永远不鼓励自己的老百姓玩游戏,它用来出口。有一天我们的领导突然会醒过来问我们孩子在干什么?在玩游戏的话,一定要对他进行限制。因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的现状。所以我说不做游戏,饿死也不做游戏。”

如果和文章最开始王帅的言论对照观看,就会发现这位阿里的发言人和公关负责人的精神世界和马云是贯通的。

2010年,马云在向政府汇报的场合,又重申了阿里对游戏的态度:

“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2013年初,马云受邀访问哥伦毕业大学商学院进行演讲,再次自豪地宣称,阿里是唯一一家不开发网游的互联网公司。

在前后八年的时间里,三番两次在各种场合表态阿里不做游戏,可见马云不为利益所动,态度坚定,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2013年底,阿里进军游戏行业。

2

游戏工委的产业年报上讲,2005年,中国游戏行业的总营收是38.4亿。到2013年,这个数字变成了831.7亿。

马云说了八年不做游戏,八年间游戏市场的盘子增长了20多倍。

2013年,手游行业开始高速发展,增长率高达250%,几乎每个人都能看到手游将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重要的一环。

想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与腾讯对抗的阿里无法继续坐视错失机会。

当时作为阿里发言人的王帅——就是前面说“时间成本越不值钱的国家,游戏就会越赚钱”的那位朋友——是这样说的:

“随着4G的推出、智能终端的普及,游戏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核心技术应用的关键,这是谁都不能忽视的趋势。”

于是2013年末,阿里从腾讯挖来年轻有为的高管刘春宁,由他担任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全面负责手游发行等相关业务。

阿里希望利用淘宝等巨大的流量入口,来建立一个足够规模的应用市场。

当时,国内安卓渠道分成比例大都在73分成,好点的是64,渠道拿大头。业界曾一度传闻部分强势渠道的分成比例达到9:1,即便如此,排着队拿产品希望能上热门渠道的开发商依然络绎不绝。

对于饱受渠道“欺压”的游戏开发团队,阿里相当有针对性,一出场就提出了颇具吸引力的分成模式:7:2:1(游戏开发者拿7,阿里拿2,其余10%捐助给教育基金)。阿里宣称,要打造一个健康、开放、共赢的游戏生态链。

不少分析认为,以阿里庞大的流量资源,进军游戏行业不是问题,当时的市场还处于渠道为王的阶段,有量就是爹。

但是,且不论阿里的电商流量对游戏来说能有多少有效转化,光是刘春宁这样的阿里体系外来者,想要在体系庞大纷繁复杂的阿里内部,撬动阿里最为宝贵的流量资源,就已经难上加难了。

3

刘春宁执掌下的阿里游戏,还是挺努力的。

  • 2014年1月,手机淘宝上线游戏中心,发布《疯狂玩具》,阿里旗下的通讯工具来往推出《啪啪啪》和《啵啵啵》;
  • 同年3月,引入首款代理游戏《索尼克冲刺》;
  • 4月,宣布引入韩国手游《突突三国》和《弓箭》;
  • 5月,代理欧美休闲游戏开发商Dots公司的《点点》(Dots);
  • 6月,代理东方卫视同名电视节目官方手游《花样爷爷》;
  • 7月,代理Gameloft的《近地联盟先遣队3》《冰川时代:村庄》,并推出《暖暖环游世界》游戏与电商业务打通;
  • 9月,代理Rovio旗下《愤怒的小鸟:斯黛拉》。

阿里初涉游戏,自然需要强力产品来保驾护航,在前开路。上面这几款,乍一看有社交,有重度,有海外引进,有IP联动,行业里的几种方向,看似面面俱到。

但实际上,这些产品大多属于吃屎都赶不上热的,毫无竞争力。

《索尼克冲刺》是上线一两年的老游戏,这个IP本身,对国内用户的吸引力远没有名气那么大;《点点》在国外有过不错的名次,不过这类玩法轻度的休闲小游戏基本都是昙花一现,每年类似成绩的游戏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花样爷爷》大概是想模仿《爸爸去哪儿》的路子搞艺游联动,但玩法怪异,节目本身也反响平平,大多数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最后忙活大半年,阿里游戏唯一做成功的,是借《暖暖环游世界》卖出去不少衣服,被冠上了跨界“游戏+电商”创新之举的说辞,成了正面案例频频对外宣传。

到了10月,坏事接踵而至,先是《疯狂来往》爆出用户隐私泄露事件,大量私密视频未经用户同意被公开上传至优酷;

接着,《突突三国》开发商Pati Games宣布和阿里解约,早前宣布的《弓箭》等一票游戏也始终不见踪影。

更致命的是,淘宝手机客户端上的“游戏中心”,阿里手游唯一的大流量入口,10月起便被关闭,基本宣告阿里手游的尝试以失败告终。

在当年9月上线的《愤怒的小鸟:斯黛拉》里,主界面右下角出现了三个入口,分别是官方微博、淘宝和天猫。这幅怪异的画面成了阿里游戏处境最生动的写照——不仅没有流量导入,还要反过来给电商导流输血。

2014年,阿里收购了俞永福的UC,在当时的安卓市场,UC九游还占有很大的份额。刘春宁提出的和游戏开发团队7:2:1的良心分成模式曾收获一片好评,但是UC对手游开发团队的分成比例依然坚持五五的分成比例,可见刘对于阿里内部关于游戏的资源都很难做到有效的整合,更不用说那些盘根错节利益无数的电商流量了。

于此同时,阿里的团队当时也是从很多游戏发行公司和渠道挖人,但是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加上没有团队的磨合,因此在业务推进上也是进展缓慢,最终这次阿里进军游戏行业的动作显得颇有些雷声大雨点小。

一年下来,阿里游戏在原地打了个转。

4

马云说,“企鹅走出了南极洲了,他们在试图适应酷热天气,让世界变成他们适应的气候,与其等待被害,不如杀去南极洲。去人家家里打架,该砸的就砸,该摔的狠狠地摔。”

做来往,做游戏,背后的逻辑莫不如此。不管在游戏业务上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有一点是必须保证的,那就是得向腾讯彰显一下存在感,做不成搅局者,那就做个搅屎棍。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思想,阿里做了唯二两个自研游戏,在来往上线。一个叫做《啪啪啪》,一个叫做《啵啵啵》。

《啪啪啪》是泡泡龙玩法,而《啵啵啵》是一款记忆音符的游戏。但这不是核心,游戏真正的主题是,玩家可以在这两个游戏里痛殴企鹅。

在《啪啪啪》里,企鹅泡泡被打破,企鹅就会满脸鼻涕眼泪地掉下来,而《啵啵啵》里,输的一方的企鹅会被打得鼻青脸肿。

不仅在自己做的游戏里意淫,阿里还要求合作伙伴在游戏里加入殴打企鹅的场景。

前NGA创始人、现游戏创业者Ediart发微博回忆说,几年前阿里看上了他公司一款休闲游戏,叫他去聊聊。当场阿里的人提了两个需求,这两个需求是这样的:

第一,游戏里的各种服装“点一下就可以跳到淘宝购买同款”;

第二,“希望加入企鹅作为敌人供玩家殴打”。

现实里没法对腾讯造成威胁的阿里,只能在游戏里上演幼稚的精神胜利。

2013年10月,阿里巴巴以年薪200万的高价,挖来前九城副总裁Tony Park作为海外游戏引入负责人,结果不到一年便离职走人。2014年6月,阿里游戏的掌舵人刘春宁出任阿里影业总裁,之后也不再谈及手游业务,专注影视文娱。

2014年底,外界传言刘春宁解散阿里游戏部门,退出游戏业务。

阿里对此辟谣说,并未放弃手游业务,而是在未来将手游业务交由UC九游负责。一年后,UC九游更名“阿里游戏”,俞永福亲自担任阿里游戏董事长,UC九游总裁林永颂出任阿里游戏总裁。

换帅之后的阿里游戏,好歹算是游戏行业正规军了,开始了游戏行业的第二轮攻坚。

5

但这时手游渠道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硬核联盟这类手机硬件应用市场的兴起,导致手游分发渠道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UC在手游分发市场的地位逐渐下降,开始向其他领域寻求突破。

2017年3月,阿里游戏举行了一场战略发布会,宣布全面进军游戏发行领域,再次向外界表达对游戏行业满满的信心:计划投入10亿资金助力游戏IP生态发展,并与阿里文学、阿里影业、优酷联手推出“IP裂变计划”。

可以看出,此时阿里的游戏策略已经由做渠道改成了做发行,还公布了多款代理的手游。不过依然是概念高大上,一旦落实到现实便摇摇欲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上面说的这个发布会距今已有一年有余,这一年间只上线了《刀剑兵器谱》和《自由之战2》两款游戏且都成绩平平,发行数量和成绩不用说和腾讯网易对比,甚至比不上一些中型的手游发行公司。

这场发布会上提到的另外一项重点,即文娱领域的影游联动上,阿里给予厚望的《武动乾坤》电视剧,至今也没有上线,更不用说斥巨资购入版权开发的手游版了。

但在这之后,阿里在游戏业务的拓展上就没有止歇。2017年9月,阿里收购广州简悦的新闻正式公布,阿里也正式进入了游戏开发领域,并开始了成建制的收购游戏开发团队,包括近来大肆从网易等成功游戏开发公司挖人,也是加强自研业务的一部分。

你可以看到,虽然策略几经转变,但是为了能吃到手游市场的一块蛋糕,阿里在游戏业务上已经做了很大的投入,其中包括:重金收购开发团队、重金挖角研发人才,以及单独成立了游戏事业群。

直到今天,阿里游戏又宣布代理《旅行青蛙》。这个新闻引起了不小的讨论,至此,阿里也超出了一般的口嫌体直的范畴,升级到了“嘴上说着不要,衣服都已经脱干净利落了”的程度了。

最火时谈代理,过气了才上线,这符合阿里游戏的一贯调性

即便如此,对于阿里的一众高管来说,游戏还是像一个不愿意去碰的不洁之物,这种纠结的态度成为阿里游戏挥之不去的阴影。过去那些坐拥巨大流量和资源的互联网巨头,进军游戏业务时,即便高层调动公司资源全力支持,都未必能够成功。如果连高层都对游戏持怀疑态度,无法正视这一行业,内部又无法有效整合资源的话,这个业务最终又会怎样?

2005年,马云说如果把资金全部压在游戏上,过一两年就可以赚钱。可以看出马老板不光内心深处对游戏是鄙视的,还非常低估游戏行业的门槛和玩家的智商。觉得做游戏是屈了尊,别人能赚钱,我马云何等人物,不是更手到擒来?

如今回头再看,马老板应该庆幸自己当年没有压宝游戏,否则,我们可能就见不到今天的阿里巴巴了。

责任编辑:aochang

傲畅网游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傲畅网游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开测表 / 开服表

热点阅读